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集团新闻 >
新闻动态
发布时间:2019-08-12点击次数:
JUKI贴片机2013年全球50大EMS供应商总销量超出2500亿美元

  原标题:JUKI贴片机2013年全球50大EMS供应商总销量超出2,500亿美元

  2013年全球50大EMS供应商总销量超出2,500亿美元,欧洲十大EMS电子制造供应商排行榜

  EMS行业权威实时通讯--制造业市场内幕 (Manufacturing Market Insider,简称MMI),公布了全球年度50大EMS供应商最新名单。2013年,前50大供应商的总销售额达到2,543亿美元新高。

  基于全球市场去年增长不如预期,加上贴牌生产 (OEM) 厂商之间的谨慎,前50大供应商总销售额去年仅增加了1.9%,结果不让人感到惊讶。

  EMS :Electronic Manufacturing Services的缩写,即电子制造服务,电子专业制造服务亦称ECM(Electronic Contract Manufacturing),中文又译为专业电子代工服务,是一个新兴行业,它指为电子产品品牌拥有者提供制造、采购、部分设计以及物流等一系列服务的生产厂商。

  相对于传统的OEM或ODM服务仅提供产品设计与代工生产,EMS厂商所提供的是知识与管理的服务,例如物料管理、后勤运输,甚至提供产品维修服务。

  其实生产的过程中是涉及很多过程及环节,EMS就是一个全线的服务,包括,产品开发、产品生产,这当然包括产品的采购、产品的品质管理及运输物流,一般 EMS都包括以上这些。但我们开始时,是未够能力开始整个过程,因此在开始时,我们主要帮助客人处理加工部分,所以只是主理生产部份,这个部份即是所谓的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后期发展到可以帮一部份客户主理开发产品及设计产品工作,即是所谓的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换言之,ODM比OEM多加了新元素,现时的EMS除了做ODM和OEM所做的事外,更加上物流的部份,甚至有一部分会帮助客户销售,这就是一般的EMS。

  随着中国电子制造业的发展和全球电子制造向中国的转移,中国的电子制造公司如雨后春笋。在中国的长三角、珠三角以及环渤海地区,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电子产业群落。围绕家用电器等消费类电子产品、通信设备和终端产品、计算机网络设备、终端及外设产品,其整个上游配套产业链在这些地区形成。每一个大的品牌公司周围有无数的为之配套服务的中小制造公司,形成一个一个的产业园区。这些科技园区、产业园区在上海、苏州、无锡、昆山、杭州、天津、深圳、东莞、中山等地蔚为大观。一方面,在国际国内品牌厂商周围,成长起来大量以合约、贴牌为特点的加工企业,以及零部件、元器件生产企业;另一方面,中国的品牌厂商还普遍在为国际品牌做贴牌生产。合约制造成为中国电子制造业的重要现象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且,通过产业园区形成一个个的加工中心、制造基地,并进而构成了长三角、珠三角这样的产业群落。合约制造是这些制造基地的一个基本特征,同时园区的形成为集中采购、物流等服务提供了便利。在此基础上,电子设计链也开始萌芽、成长。

  一方面是在地缘结构上中国制造的崛起;另一方面是全球电子行业从垂直结构向水平结构转变,价值链分工日益细致、科技革新加快、市场波动加快,而中国在这一产业生态中以加工制造为主,虽然也开始了在研发设计、品牌服务等方面的探索。此种变化使得专业化基础上的跨国协作和价值链协作成为电子企业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源泉。

  的确,由于OEM(原始设备制造商,即品牌厂商)持续把生产外包给电子制造服务(EMS)提供商和原始设计制造商(ODM),全球电子供应链正经历着一场基本的转变。美国ESM杂志(国际电子商情)最近公布了全球前50家电子制造服务提供商(EMS)的排名。超过一半以上的EMS公司在北美、欧洲和亚洲各地拥有其制造基地、设计或物流中心,而前10大顶级EMS公司更是从加快布局低成本制造地区的基础设施而收益颇丰,这些公司去年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亚洲地区。合约制造开始转变为一个全球性的业务。

  随着电子制造服务(EMS)产业在中国的飞速发展,电子制造服务商EMS、电子合约制造商CEM、电子设计制造商ODM与品牌厂商OEM以及上游元器件供应商之间彼此分工、合作、协同的产业模式在中国已经发育成长,蔚为大观。由信息产业部经济运行司主办的EMS高峰论坛见证了这一历程。在成功举办两届的基础上,11月21-22日即将在上海举办的2013届中国电子制造服务产业高峰论坛(EMS China 2013有美国权威的行业组织SMTA全力参与,为论坛注入了新的活力。

  中国电子行业是一个逾2万亿元人民币的大市场,不仅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中国还是电子产品的全球制造中心——电子行业60%的销售收入来自于出口。尤其在中国加入WTO后,外资和港澳台资加快了对中国大陆电子行业的投资,其中台湾最近五年对大陆电子行业的投资超过100亿美元,成为大陆电子行业的重要力量。同时,中国电子行业也是全球电子行业的有机组成部分,是其中的重要力量。

  中国的合约制造(电子制造外包)是一个比严格意义上的EMS以及ODM大得多的概念,因为在中国还有太多的形形色色的合约、贴牌以及既做品牌又做代工的混合模式。根据科技预报公司(TFI)的估计,2004年中国电子外包规模可能已超过了1500亿美元——这个数字和中国电子行业2万亿元人民币的总规模相比,可以说明,合约制造已经是中国电子制造业最基本的特征——这个数字包括由全球商家控制的EMS中300亿到400亿美元,也许包括ODM的500亿美元。其它的电子外包来源于中国OEM的合资企业和中国国有企业(SOE)。对比一下,TFI对2004年全球EMS收入的统计是约1090亿美元。

  中国电子外包的规模和技术的复杂程度成为全球EMS业活跃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中国公司在技术上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他们能够在EMS产业激烈竞争的挑战中立于一席之地。关键的一点是中国电子外包比中国的EMS大很多。另外,按照严格的定义,中国电子外包超出了整个全球EMS的活动。

  iSuppli预计从今年到2009年,整个全球电子制造业的年均增长率(CAGR)在6.5%,相比较而言,中国电子制造发展速度要高得多。据信息产业部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电子工业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现价)11496亿元,同比增长20%,但是,在中国电子行业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的同时,日趋薄弱的营业利润也成为困扰众多电子企业的问题。今年上半年我国电子工业实现利润总额336亿元,利润率只有3%,同比下降5.5%。代表我国电子产业实力的电子百强企业,1-5月利润总额只有48亿元,同比去年下降53%。相比而言,按照iSuppli的估计,全球EMS毛利润已稳定在5%到8%,ODM利润在目前的5%到11%水平上。

  中国电子工业的调整期已经到来!上面的数据显示了我国电子工业的尴尬局面:生产和销售收入依然保持快速增长,但利润总额同比下降。一句话,增量不增收甚至减收,已经困扰着我国的电子产业。而出口的快速增长成为上半年我国电子工业的惟一亮点,1-5月份,百强企业完成出货值899亿元,同比增长24%。国际化已经成为中国电子企业发展的一个整体趋势,而在这一进程中,跨国协作和价值链协作的问题将愈加突出。

  最近,IBM商业价值研究院发布了名为《中国电子企业的价值链协作》的白皮书,通过对数十家在中国运营的电子企业的调查,揭示了中国电子行业的协作水平、协作的驱动力和面临的阻力。该白皮书指出,面对挑战,遗憾的是中国电子企业未能及时采取相应的对策。中国电子行业在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的同时其盈利水平却持续低于全国工业行业平均水平。电子企业面临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全球电子行业变化等挑战,要求身处其中的电子企业认识行业的变化趋势,并做出相应的对策。

  EMS和ODM模式并非简单的贴牌或代工,虽然它们也是一种合约制造或代工的形式。贴牌或代工显得不如做品牌名声好,其实是不得要领的价值判断。在全球电子行业从垂直结构向水平结构转变,价值链分工日益细致的过程中,每一价值环节都有其独特的价值,都需要其独到的核心能力。这里没有价值优劣,问题在于能否基于所在产业生态的位势做出正确的选择,在所在的环节做到最好。从普通的贴牌代工到上升为成熟的EMS或ODM模式,需要形成自己在制造技术、工艺控制、设计能力、物流服务、全球化布局等方面的核心能力,形成制造的完全解决方案。

  电子业的外包趋势在不断的迅速发展,但是外包公司(OEM)和外包提供商们(EMS、ODM等)的商业模式正经历着基本的改变。根据iSuppli的观点,电子OEM继续外包以追求不断增加的稳定性、减少制造资产并更大地集中在他们的核心能力上。然而,EMS和ODM将继续在毛利润和净利润上面临极大的压力。EMS和ODM供应商正通过扩展到新业务和非传统产品市场而对这个压力作出反应。

  几个EMS供应商如伟创力和鸿海精密正在极大地投资于或收购设计服务以提供不断增加的服务和改进的转换成本,希望产生更好的利润。这些增加了的能力将使EMS公司作为提供设计、低成本制造、物流、修理、担保、采购和供应链服务的一站式商店,更加成功的推销他们自己。

  ODM供应商已把他们所提供的产品从计算机和手机等传统领域扩大到了更加复杂的系统上,包括电信装置和医疗设备。ODM也正在推出处在生命周期早期的产品以使他们脱颖而出,抓住更丰厚的OEM利润。ODM也扩大其模式,向原始品牌制造商(OBM)发展,最典型的例子是明基投资自己的品牌,最近购买了西门子的手机分公司以增加其自身的能力并成为世界领先的手机制造商之一,开始和原先的OEM客户摩托罗拉正面激烈竞争。

  在利润趋薄的条件下,电子制造公司都在积极汲取其他模式的优点,来优化自己的模式。这一过程同时也加深了不同模式之间的竞争。OEM面临着来自OBM、运营商品牌、渠道商自主品牌(如Wal-Mart彩电)的挑战;EMS受到快速增长的ODM在市场方面的挤压;而EMS正在迅速增强的设计能力也成为对ODM的威胁。

  尽管电子制造商商业模式在迅速改变,竞争加剧,但OEM、EMS、ODM之间的跨国协作和价值链协作也在加深,例如最近华硕和伟创力的合作。OEM将业务外包给EMS或ODM的趋势也愈演愈烈。

  中国电子制造业正在经历基本的转变,所谓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提法并非空穴来风。但是中国创造必须基于中国制造才有意义,而且创造也包括产业模式的创造。面对产业水平化、全球化、科技革新加快、市场波动加快、价值链分工细化的挑战,中国电子企业必须加强其跨国协作和价值链协作能力,创新模式,增强核心竞争力,形成价值链上强有力的一环。为此,研判全球及中国电子产业的变化趋势是必不可少的。

  即将在上海国际会中心举办的2013届中国电子制造服务产业高峰论坛(EMS China 2013题为:OEM和EMS:选择与管理。论坛将关注全球电子制造背景下EMS产业的发展趋势,尤其是中国电子信息企业国际化过程中的跨国协作和价值链协作,包括OEM与EMS的互动。论坛基于这样的问题意识:如何加强OEM与EMS、ODM的跨国合作,推进全球电子制造资源的有效利用,尤其是中国的OEM如华为、中兴、海尔、联想、TCL、长虹、上广电等在国际化中如何利用全球的EMS、ODM资源,同时,中国本土的EMS如何寻求与国际第二级OEM的合作机会。这一基本的问题意识转换到具体的操作层面就意味着本届论坛的几大议题:

  1. 对于国际OEM厂商,怎样充分利用物美价廉的中国电子制造资源,作为开拓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的利器?对于第二级、第三级的国外OEM——其实力不足以全球投资布局——如何有效利用中国丰富的EMS和ODM资源?OEM怎样选择和管理EMS或ODM合作伙伴?他们在选择和管理中有怎样的核心考量点和具体要求?

  2. 对于国内OEM厂商,在跨国经营中不仅有海外投资、并购一条路径,如何选择正确的EMS合作伙伴同样值得关注——这避免了跨国投资、并购与管理中庞大的成本。那么对于已经全球布局的第一级跨国EMS,中国OEM如何与其合作?怎样选择EMS能够尽快实现全球化经营?对于特定的跨国目标市场开拓,中国OEM如何选择当地本地化的EMS?特别是,如何通过与国际EMS合作来突破目标市场的进口配额限制,减少反倾销投诉?在与EMS的合作中,如何对EMS实行有效的管理?

  3. 对于国际EMS厂商以及ODM厂商,如何加强与OEM客户的沟通,适应OEM的要求?如何通过柔性、灵活的生产能力调整快速适应OEM不断变化的要求,随需应变?如何通过集成了从研发、元器件采购、加工制造、物流服务等于一身的电子制造服务整体解决方案,为OEM客户提供有质量保证的、综合成本低的制造服务?

  4. 对于国内EMS以及ODM厂商,如何面向国内国际市场,适应OEM客户的要求,拿到订单?如何读懂OEM的需求,建立与OEM的相互信任和合作伙伴关系?如何延伸服务,提升自身的综合制造服务能力?如何实施精益制造?

  5. 对于电子制造设备供应商,其电子制造硬件设备整体解决方案如何适应快速变化的电子市场对OEM、EMS、ODM对生产线柔性、灵活的要求?

  对电子制造管理软件供应商,其ERP、CRM、SCM、MES、PLM等管理解决方案如何帮助电子制造企业实现精益生产,降低成本,对市场快速反应?

  6. 对于电子元器件分销商,其分销服务如何适应电子制造商大规模采购的要求?

  2013年EMS(电子制造服务)供应商要挤上榜比前一年更为困难,需有至少2.39亿美元的销售额才有资格上榜(前一年为2.1亿美元)。

  MMI50大排名是依据2013年的销售额(美元)计算的。前十大排名依序为鸿海、和硕、伟创力 (Flextronics)、捷普 (Jabil)、新金宝集团、新美亚 (Sanmina)、天弘 (Celestica)、Benchmark Electronics、深圳长城开发科技和环旭电子。前十大的营收需有至少23亿美元(2012年为21.1亿美元)。

  此外,在全球50大EMS供应商中,还有另两家公司的总部设在欧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金福彩票